鄧州何海靜:刑偵戰線上的別樣人生

關注南陽網
微博
Qzone
鄧州何海靜:刑偵戰線上的別樣人生
作者:  李金璽

鄧州何海靜:刑偵戰線上的別樣人生


何海静和战友研究案件.jpg

何海靜和戰友研究案件

  初次見面時,他完全符合記者心中的刑警形象:堅毅幹練,思維縝密,話雖然不多,卻往往能直指問題要害,一雙鋭利的眼睛,彷彿能洞穿你的內心……

  破獲命案、命案積案80餘起,打掉犯罪團伙130餘個,抓獲各類犯罪嫌疑人1000餘人……從警20多年來,他長期戰鬥在刑事偵查第一線,在偵破大要案、除黑惡、打團夥、追逃犯等方面屢立戰功。他先後榮獲“河南省先進工作者”、全省“中原衞士”、全省優秀人民警察、南陽市優秀人民警察、南陽市優秀執法民警、南陽市命案偵防先進個人、南陽市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先進個人等多項榮譽。

  他就是鄧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何海靜,一個似乎天生就是幹刑警的鐵骨硬漢。

案件回访商户.jpg

何海靜(左)走訪商户

  “光案卷就有5萬多頁!”

  刑警的職責是什麼?除暴安良,守護一方平安。

  2018年1月28日深夜,鄧州市城區的一起惡性案件,牽出了讓鄧州以及湖北老河口、襄陽等地老百姓噤若寒蟬的“三眼幫”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團伙。

  2015年以來,以常某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,在額頭部位文有“天眼”圖案,在鄧州市城區為非作歹,欺壓殘害羣眾,被羣眾稱為“三眼幫”。該組織在鄧州、老河口、襄陽等地,採取打砸、恐嚇、限制他人人身自由、使用刀具傷害他人等暴力手段作案31起,極大威脅到羣眾的生命和財產安全,社會影響極其惡劣。

  “敢禍害老百姓,我們就是要除惡務盡!”何海靜話雖簡短,但擲地有聲。他組織專案組成員,不分晝夜,縝密排查,每天晚上8點的“碰頭會”更是風雨無阻,往往一開就到次日凌晨。

  經過他們的努力,主犯常某等40餘名嫌疑人全部抓獲歸案。“嫌疑人落網,其實只是完成了案件的三分之一工作,隨後是漫長而煩瑣的調查取證工作。”何海靜深知,該黑社會性質組織持續時間長、涉及案件多,異地作案、交叉作案、外圍取證難度大,為使該組織被依法順利起訴,他克服困難,根據偵查進度,及時梳理思路,帶領專案組民警奔赴各地蒐集證據,詢問受害人和證人。他和戰友輾轉廣州、深圳、烏魯木齊等地,行程1萬多公里,逐一查清每起案件事實及每名嫌疑人蔘與案件情況。

  “這起案件偵查終結時,整理的案件卷宗就有49卷,5萬多頁,摞起來有一人多高!”何海靜一邊比畫着高度,一邊笑着説。2019年6月23日,鄧州市人民法院做出一審判決,主犯常某以組織、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罪名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,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;其餘34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19年至1年零6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。

  “就是要比犯罪分子內心更強大!”

  48個小時,7場審訊,嫌疑人從百般抵賴,到痛哭流涕認罪悔罪……對於何海靜來説,最難忘的審訊經歷,莫過於和一名潛逃30年的命案逃犯正面交鋒。

  1990年,鄧州市十林鎮胡某遠、胡某貴因糾紛致人一死三傷後潛逃,徹底消失在茫茫人海中,這一逃就是30年。今年4月,何海靜獲悉一條線索,新疆哈密檢查站查獲了一名鄧州市十林籍的無身份人員。憑着責任感和職業敏感,何海靜經過多方排查,確認此人就是胡某遠。隨後,何海靜和戰友立即趕赴新疆,對胡某遠進行審問。並通過其供述,警方又將另外一名命案逃犯胡某貴抓獲歸案。

  “當時就怕嫌疑人落網後抵賴,所以我們一面進行抓捕,一面走訪調取當時的所有證據線索”。雖然當年的辦案人員均已退休,有的已經去世,但何海靜堅定誓破此案的信心,走訪當年參與辦案人員,瞭解當時案件偵辦情況,制訂出了周密的訊問策略和計劃。

  審訊開始後,現實和何海靜事先預想的一樣,由於該案發生在30年前,胡某貴落網後心存僥倖百般抵賴。“嫌疑人深知早晚有落網的這一天,為了在審訊中對抗警察,在潛逃過程中還自學了法律知識。”何海靜告訴記者。

  “我們為什麼抓你?你為什麼會坐在審訊室?你想想我們抓你的理由。”第一場審訊一開始,何海靜的“靈魂三問”,在心理上就佔據了上風。從第一場審訊到最後一場審訊,在前期掌握的大量證據支持下,何海靜從法、理、情方面出發,終於攻破嫌疑人的心理防線。胡某貴也從開始的抵賴,到最後的痛哭流涕,對自己持刀殺人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。隨着胡某貴的認罪,這起長達30年的命案積案至此成功告破。

  “作為刑警,內心一定要堅毅,要比犯罪分子內心更強大,要有一種不獲全勝絕不收兵的精神。”何海靜告訴記者。這起30年前的命案成功告破後,何海靜覺得,作為一名刑警,終於能給受害人的家屬一個交代了。

  “作為一名刑警,是要有温度的!”

  13歲的華華(化名),也許怎麼也想不明白,已經輟學在家的自己是怎麼重返校園的。他怎麼也想不到,在背後默默關愛着自己的是一羣不留名的“刑警叔叔”。這一切,還要從何海靜今年辦理的一起系列盜竊案説起。

  今年5月,鄧州市城區接連發生多起沿街門店被盜案,犯罪分子瘋狂作案,氣焰十分囂張。何海靜和戰友們立即成立專案組,對該系列案件展開偵破攻堅。

  雖然在監控中,嫌疑人是一名戴着口罩、帽子和手套的長髮“女子”,但在查看監控中,何海靜還是從監控中發現該“女子”的異樣,手臂粗壯、肌肉暴起,根本不是女子特徵。“難道是有人男扮女裝?”順着這一思路,何海靜和戰友迅速改變偵破方向,很快將嫌疑人抓獲歸案。

  在去嫌疑人家進行調查時,嫌疑人家中的情況讓何海靜和戰友們心裏有些不是滋味。因為嫌疑人有前科,出獄後老婆和其離婚,外出打工。家中孩子和年過七旬的奶奶一起生活,家境十分貧困。“家裏連件像樣的傢俱都沒有,奶奶也沒有勞動能力,孩子當時已輟學在家,腳上穿的鞋也破破爛爛。”爸爸被抓,孩子輟學在家,如果孩子過早進入社會,很有可能走上歧途。

  “決不能讓孩子毀了!”何海靜和戰友們悄悄伸出了援助之手。他在村裏、學校以及教育部門之間跑了無數次,多方協調。看到一位刑警為了一名嫌疑人的孩子來回奔波,眾人都被何海靜感動,減免了孩子的生活費等費用,最終孩子又重新回到了校園。天氣轉涼後,何海靜和戰友們又一起湊錢,給孩子送去了過冬的衣服。

  這一切,孩子其實都不知道,何海靜和戰友們只是默默地付出着。“刑警也是有温度的,除了和犯罪分子做鬥爭外,我們更有顆忠誠為民的火熱之心。” 何海靜是這麼説的,也是這麼做的。

  正是一個個像何海靜一樣的民警,用青春和汗水堅守在刑偵一線,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守護着萬家燈火的寧靜和安詳,他們沒有什麼豪言壯語,用自己的忠誠和擔當譜寫了一曲曲打擊犯罪、執法為民的英雄正氣歌。(全媒體記者 李金璽 文/圖)

掃碼看精彩視頻


編輯:徐冬梅    校審:賈紅英    責任編輯:張中科    監審:黃術生

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、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號) QQ:1796493406

技術推廣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: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

豫ICP備12012260號-3    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